叮当市场

新丝路首页 > 体验/城市 > 万花筒般的波斯花园

万花筒般的波斯花园

2015-5-25 17:49 来自: 中国国家旅游杂志   阅读(3835)
分享到

傍晚,在德黑兰,我穿过空气中弥漫着的焦油味,匆匆赶上去设拉子的大巴。大巴摇摇晃晃地在沙漠中行进,经过一座座城市和村庄,清晨到达设拉子车站时,一大批黄色出租车正在排队等候来自远方的游客。

设拉子是闻名于世的Syrah葡萄酒的故乡,美酒是中世纪波斯诗人们创作的源泉,而如今在设拉子,连一滴酒也喝不着了。当地不少达官贵人和知识分子都姓Shiraz,这或许同这座城市悠久的文明有着重要关系。公元前6世纪,设拉子成为波斯帝国的中心,居鲁士大帝(创建波斯帝国)陵墓,波斯波利斯废墟,古兰经门……数量众多的遗迹展现着设拉子的厚重历史。

早就听说伊朗人极其好客,此言不虚,前一天晚上在德黑兰南站帮我寻找巴士的大学生阿里,第二天就成了我在设拉子的导游,并把我介绍给了他的家人。阿里出生在设拉子的一个普通家庭,他就读的德黑兰大学,是伊朗历史最悠久、影响力最大的大学,虽然还在读工程管理专业的本科,但阿里的穿着、谈吐已然十分老成,总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来伊朗之前,我一直视波斯诗人鲁米为精神导师,在设拉子,阿里告诉我一句伊朗俗语:最穷的家庭也有两本书,一本是《古兰经》,另一本则是哈菲兹的诗集。哈菲兹是伊朗人心中的“诗圣”,传说他生于14世纪初,和菲尔多西、萨迪、鲁米一起被誉为波斯文学“四柱”。“在波斯人看来,萨迪达到了波斯语言优美的极致,鲁米达到了神秘和奥义的极致,而哈菲兹则将两者完美地结合成为一体。”哈菲兹死后20年,人们在设拉子护城河北岸的莫萨拉花园建造了一座陵墓来纪念他,那里是伊朗人的一个朝圣地,也是一个完美的波斯花园。阿里的婶婶不会说英语,却一直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比比划划,试图向我表达这座花园在伊朗人心中的重要位置。

绕过交通繁忙的城市中心,阿里的叔叔驾驶着伊朗产小汽车一路往北,在一片绿树成荫的公园边,熟练地把车停在了狭小的车位上。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公园门口,手中托着的盒子上站了一只黄色小鹦鹉,花上一美元,那只训练有素的鹦鹉就会从盒子里叼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哈菲兹的诗句。阿里说,使用哈菲兹的《诗颂集》占卜是伊朗人的传统。《诗颂集》中收集了哈菲兹撰写的五百多首诗歌,其中很多是颂扬爱情和设拉子美好风光的,鼓励人们寻找生活的热情和精神的自由,据说伊朗家庭在纳吾肉孜节聚会占卜时,会随机打开《诗颂集》的一页并朗读该页的诗篇,相信这诗篇能预测出他们的未来。

莫萨拉花园的景致非常迷人,高大的松树立在二十柱回廊的两侧,各式鲜花和盆栽郁郁葱葱,在两座池塘的装点下显得尤为美丽。踏上几十级台阶,一座具有浓郁伊斯兰风格的八角凉亭矗立在面前,支撑穹顶的8根立柱有十几米高,穹顶的形状像极了伊斯兰僧人的帽子,天花板上,复杂的阿拉伯花纹和色彩丰富的马赛克让人眼花缭乱。凉亭中安放着刻有哈菲兹诗歌的汉白玉墓棺,由法国考古学家、建筑师安德烈•戈达尔于20世纪30年代晚期设计制造,上面雕刻有哈菲兹的诗句。一些伊朗年轻人会在墓地前轻抚棺椁,默念或是大声朗诵哈菲兹的诗,抑或是打开他的一卷诗集来预测自己的未来。

午后,亚兹德老城人流渐稀,小巷里安静得连风吹沙子的声响都听得见。眼前,土坯泥墙的老宅与林立的风塔静静伫立,已有七千多年历史的老城仿佛被时光凝固,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一直保持着这独特的面貌。

要看亚兹德乃至整个伊朗最高、最美的风塔,就要去位于亚兹德西北角的多莱特阿巴德花园。这个花园远离闹市,始建于18世纪中期,曾是波斯摄政王卡里姆汗的住所,2011年作为波斯传统花园群的一部分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多莱特阿巴德花园植被茂盛,好像这座城市从来不缺乏雨水。事实上,亚兹德地处沙漠,建造一个具有蓄水系统的花园是非常奢侈的事。得益于波斯人古老的科学灌溉系统——他们在两千年前就有如新疆坎儿井一般的灌溉系统,人们在花园中能感到潺潺流水带来的凉意。

水的出现并不仅仅是为了灌溉,它也是波斯传统园林设计理念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波斯传统园林都包括了天空、水、大地和植物的意象,它们是伊甸园及拜火教的四大元素。

这座花园并不大,却分别设立了一座夏宫和一座冬宫,夏宫内有复杂的格栅结构,彩色玻璃甚美。夏宫的侧庭有一间咖啡馆,空间从室内一直延伸到水池边的大树下,室内的建筑部分是欧式简约风格,从吧台到餐桌的设计都让人感觉是到了欧洲的中心;室外则是一排铺着波斯地毯的伊朗卧榻,可以脱了鞋坐上去,听邻座年轻人的笑谈,不时有几只猫咪懒洋洋地走过来讨食吃。茶馆和咖啡馆是伊朗人最喜欢的聚会场所,在远离世俗的多莱特阿巴德花园中,年轻人好像忘记了种种束缚,他们围坐在一起,穿着黑色长袍的美丽女孩儿吐着烟圈,欢笑声弥漫整个公园。虽然受到社会和宗教的种种限制,伊朗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依旧很高,在伊朗大学生中,女性也占到三分之二。

“你们是一家人吗?”我和我先生在伊朗旅行时,不止一次听到这个问题。或许,城市里的伊朗人对于非婚姻关系的男女同行已见怪不怪,但从他们的口吻中,还是能听出对传统婚姻观和家庭观的崇尚。目前伊朗女性的法定结婚年龄为13岁,然而城市中平均结婚年龄都超过了20岁,选择28~30岁结婚的年轻人也不在少数。在设拉子为我们义务导游的阿里24岁,他笃定地说,目前以学习和工作为重,至于女朋友,那是28岁之后再考虑的事情。像德黑兰这样的城市,有些地方地价与欧美城市一样昂贵,而普通人的平均月收入只有300美元,因此,对于刚毕业又想在大城市打拼的伊朗年轻人来说,买房、结婚也并非易事。

伊斯法罕半天下,这句话记录了这座城市伟大、繁荣的历史。如今,这里有无与伦比的伊玛目光彩,被称为“伊斯兰建筑博物馆”的聚礼清真寺,还有伊朗最古老、最迷人的市场之一大巴扎。

四十柱宫是伊斯法罕皇城中唯一保存下来的宫殿花园,由萨法维王朝国王阿巴斯二世所建,是皇家的享乐宫和接待厅,其设计灵感源于波斯第一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柱廊。宫殿坐落在绿树参天的花园中央、一个狭长水池的尽头,由于宫殿门廊上有20根擎柱,再加上它们倒映在池水中的影子,“四十柱宫”由此得名。

宫殿的外廊完全由20根木质的细长柱子支撑,这些木柱子高14.6米,装饰有镜面马赛克,中间的圆柱位于带有喷泉的水池四周,底下是由四头狮子的群像构成的底座。

“四十柱宫”最吸引人的当数内部的大型壁画,许多大厅的天花板上都装饰了镀金图案的壁画和袖珍画,描绘了萨法维时期奢侈的宫廷生活和一些历史战役。其中一幅壁画《太美斯普一世接待印度国王胡马雍》,主要情节就是基于发生在1543年的历史事实。

古波斯人信奉拜火教,他们认为天国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花园,有金碧辉煌的苑路、用钻石与珍珠造成的凉亭、果树及盛开的鲜花等,因而,在设计和修建园林时,就在庭园中栽培果熟与花卉,设置凉亭,表现出人们对天国的向往。

后来我去西班牙格拉纳达旅行时常常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遮阳的连拱廊与窗户,灿若繁星的天花板,亭台、城垣、静谧的水流灌溉系统,都留有伊斯兰建筑的影子。而始建于9世纪的阿尔汗布拉宫的夏宫花园,简直是多波斯园林重要特征的完美移植。历史上,格拉纳达曾被来自北非穆斯林统治长达九百年,西班牙建筑中的许多元素,其根源是在古波斯。


从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到莫赫森·玛克玛尔巴夫,一代代伊朗导演让伊朗电影以严肃艺术、新现实主义和充满诗意的面貌为全世界所熟知。

随着伊朗现当代艺术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在亚洲乃至国际艺术领域崭露头角。抱着对伊朗当代艺术氛围的期许,我早早便在地图上标注好几个分布在德黑兰的当代艺术聚集地。

“艺术家之家”位于前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背后,这里跟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有些类似,周围的花园里满是当地和各国艺术家创作的雕塑,老人坐在花园里享受着午后的阳光,跑酷少年们也丝毫不吝啬地在我面前展现他们的绝技。

“艺术家之家”共分为三层,一共八个展厅,全年无休地为艺术爱好者们展现最具当代活力的艺术展览。恰逢一层画廊的当代雕塑展,门口站满了各个年龄段的文艺青年;画廊商店中摆满富有创意的艺术衍生品,从艺术家的雕塑作品,到艺术学院学生烧制的陶瓷茶杯,再到手工艺人设计的珠宝,这里艺术品的质量和创意丝毫不比大美术馆里的差。“艺术家之家”临近花园的一侧还有一家素食者餐厅,虽然素食在伊朗还是一个和中产阶级挂钩的时尚名词,但很多文艺青年已早早接受了这股从西方刮来的健康时尚之风。

在三层的屋顶咖啡馆,可以边品尝手冲咖啡,边欣赏德黑兰的日落美景。我身边坐着一对打扮入时的艺术家夫妇,老先生西装革履,很有绅士范儿,点了一份意式浓缩,他的太太礼貌地冲着我微笑,随后招手迎接几位来自德国的电影人。

工作人员热情地告诉我,晚上这里的小剧院会上演一出先锋剧,还神秘兮兮地提醒我把握好时间千万别错过。小剧院面积不到三百平方米,当晚的戏由几位哑剧艺术家表演,编剧从毕加索著名壁画“格尔尼卡”找寻灵感,虚构了一对生活在西班牙小镇上的恋人,在纳粹轰炸的背景下如何相爱,如何别离。


责任编辑:小雯XW

最新活动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新鲜游记

    (2007-2014)New Silkroad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客户服务 | 人才招聘| 信息管理 | 业务联系 | 有奖新闻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