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市场

新丝路首页 > 体验/城市 > 郎木寺:纯净之处 佛光之地

郎木寺:纯净之处 佛光之地

2015-7-21 18:39 来自: 《丝路发现》杂志   阅读(1889)
分享到

| 黄焕然  

摄影 | 甄璇 

 

导语:

甘肃郎木寺不是一座寺院,而是一个小镇的名字。它被江水穿流而过,与对面的四川纳木镇隔江相望。因为郎木和纳木都是来自同一个藏语的音译,所以人们便习惯把江两岸的地方都称作郎木寺。每年农历正月十三,郎木寺都会举办晒佛节。长宽达数十米的巨幅唐卡展现在人们面前,慈善的释迦牟尼像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金光,让整个郎木寺沐浴佛光之中。

 

正文:

云雾轻绕的圣洁小镇

郎木寺是坐落在甘肃省碌曲县和四川省若尔盖县交界处的小镇。红墙白塔,金顶庙宇,群山环抱间每一处都氤氲着浓烈的藏传佛教气息。

郎木寺的藏语全称是“德合仓郎木”,“德合仓”的意思是老虎洞,而“郎木”的意思是仙女,如今在郎木寺分属四川省的那片区域内,在一个山洞处就有一个形似仙女的石块。石块上挂着经幡和哈达,是当地人祈求祝福的其中一个地方。

几乎与稻城亚丁一样,郎木寺之所以闻名中外是因为许久之前一位外国传教士无意间踏足这片土地,并且一住就是十几年,直到1957年才离开。与当地藏民相处的无数个日夜,使得传教士深深被吸引。淳朴的民风,神秘的藏传佛教文化,还有静谧的小镇环境,纷纷都化为传教士笔下最美的字符,组合成了一本名叫《Tebit life》的书。书本在美国出版之后,立即引起轰动,大批外国游客背起行囊,如同踏上寻梦之路一般,纷纷来到郎木寺。

郎木寺不似丽江般活色生香,也不似周庄般淡雅清新,它有的是一种力量,一种相信美好生活的力量。高原的阳光总是那么耀眼,即使寒冬腊月也依旧热烈,阳光中透出尘土的味道。坐在郎木寺的山坡上,静静看天空白云飘荡,远处金光闪耀的金鹿、金轮、白塔,比阳光还耀眼;身后的石头或许已经记录了好几个世纪的故事;脚下的野花跟随时光轮回,花谢花开不知多少遍,我们对生活失去的信心也许就在此时被找回来。走在郎木寺的街道上,轻易地就会与当地僧人四目交汇,他们总是真诚地送上一句“扎西德勒”(吉祥如意,相当于汉语中您好的意思);而同为游客的外国朋友也会大方地微笑打招呼。原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单纯得只需要一个微笑或者一声祝福。

郎木寺的冬天是最美的,白雪把一切覆盖,似乎把一切声响也埋藏地下,整个小镇越发静谧安宁,如同一幅铺在大地上的水墨画。古柏苍松围绕,一条溪流从镇中穿流而过,如薄纱般的云雾飘浮在上面。这条溪流有一个气派的名字,叫“白龙江”,在郎木寺人们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传说郎木寺人们的祖先曾经居住在白龙江的发源地纳摩大峡谷中,一处洞穴总是不断地向外涌出泉水,后来形成了溪流。溪流中水质清冽、甘甜无比。一天有两条活灵活现的白龙从百米高的悬崖上飞入饮水,于是人们便觉得这是吉祥的征兆,而白龙江也由此得名。

藏区人们一直有着龙崇拜的历史,虽然没有人真正见过龙,但是白龙江在郎木寺人们心中依然是神圣的。曾经有人说因为郎木寺四周被高峻的山岭包裹,湿气在空中形成云雾带,洁白缥缈的雾气在江上飘荡,使得人们误以为看见了龙。但是当地人们却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龙不轻易被见着是正常的,因为龙时隐时现,来去无踪。他们始终坚定地相信自古流传下来的“白龙治水”、“白龙降吉祥”的传说,甚至如今在白龙江的源头仍然经幡簇拥,前往拜谒的人络绎不绝。

然而白龙江虽说是江,但是窄的地方一步就可以跨过,宽的地方也不过数米。它没有奔腾翻滚的气势,性格就如同郎木寺里的人们一样平和、宁静。它缓缓地流淌至远方,在岁月的流转中毫无察觉地把小镇分割于两省之中,也分割出了两座寺庙,一座是位于北面甘肃省境内的赛赤寺(也叫色止寺),另一座是位于南面四川省境内的格尔底寺。每天清晨,两座寺庙互相凝视着迎来一天的开始,寺院中此起彼伏地传来庄严的法鼓、法号声,还有僧人们呢喃不息的诵经声。煨桑炉上轻烟缥缈,烟雾顺着风的方向把香气撒满四周。寺院门前藏民磕着长头而来,转经廊上一个脚印覆盖另一个脚印,转经筒一刻未停地带去藏民的祈愿——希望转去今生的苦难,转来来世的幸福。

天葬台是鲜花盛开的地方

在赛赤寺西北方向300多米,五彩经幡飞舞的地方,就是甘南安多地区最大的天葬台之一,至今已经有400多年历史。据说天葬这种仪式是效仿释迦牟尼“以身饲虎”而来的,自古流传,如今在藏区依然保留着。藏传佛教认为,把尸体敬献给神灵,是对在世时自身罪孽的救赎。由桑烟吸引而来的秃鹫除了争食尸体之外,并不会伤害其他生灵。藏区人们把秃鹫称为“神鸟”,他们祈求神鸟能够把逝去的人引向天界。

从寺院出发,翻过一座山,前往天葬台仍需走一段路程,沿途还会有凶猛的犬吠声,但是当达到了天葬台后,却是一片开阔的美景。赛赤寺的天葬台是一片鲜花盛开的地方,春夏之际,五颜六色的野花烂漫了整个山头,一直延伸仿佛到达天际。虽然说这里是举行葬礼的地方,但是丝毫没有阴森恐怖的感觉。无论是天葬台上扬起的经幡,还是放置死者尸体的石块,置于这山头上反倒让周围的一切显得更加神圣。

天葬仪式一般是在清晨举行,开始的时候天葬师会按照一定的顺序来肢解死者身体。如果死者是僧徒,会首先在他的背后画一个有宗教意义的花纹。准备完成后,天葬师会吹响海螺或者用哨声呼唤秃鹫,按骨、肉的顺序分别喂食。一大群秃鹫应声而至,争相啄食之后纷纷离去。藏人认为,死者尸体被啄食干净是吉祥的,这说明死者生前没有罪孽,灵魂得以顺利进入天堂。如果尸体没有被啄食干净,就需要将剩下的骨肉捡起来焚化成灰后撒向四方,同时念经超度。

据当地的僧人说,近年来,由于到天葬台观看天葬仪式的游客越来越多,秃鹫容易受到惊吓,所以很多时候死者的尸体都不能被啄食干净。死者安息,生者便不应打扰。在天葬台这处鲜花盛开的地方,逝去的人沿着鲜花铺就的道路,告别一切走向天国。祈愿他们嗅着一路芬芳,安宁安息。

晒佛节:白雪衬托,佛光照耀

每年农历正月十三,郎木寺都会举办晒佛节。因为郎木寺内有两所寺庙,所以会举办两次晒佛的仪式。

所谓晒佛,就是把寺院中供奉的巨幅唐卡拿出寺院,放在外面供信徒瞻仰。据说晒佛节是为了纪念释迦牟尼诞生、成道、涅槃,和弥勒出世及宗喀巴诞生,涅槃通过展示佛像让信徒沐浴佛恩,同时也防止佛像遭虫蛀。各地举行晒佛节的时间不尽相同,一般在农历二月初、四月中旬或六月中旬。青海塔尔寺的晒佛节就是在四月和六月举行。

郎木寺的僧人说,每年郎木寺举行晒佛节的前一天,天空都会下雪。虽然不知道这种说法是真是假,但是摄影师云朵为了参加郎木寺的晒佛节,在2014年新年农历十一便到达了郎木寺。她说在晒佛节的前一天晚上,天空真的下起了小雪,第二天推开窗户,原本灰黄的土地铺上了一层白色,雪中的郎木寺显得更加神秘宁静。

晒佛节开始之前,寺院已经非常热闹,因为藏民们都会自愿帮忙清理积雪,他们认为这是一件有福报的事。他们自带扫帚、箩筐、簸箕等工具,在寺院前后忙活着。此时,雪已经停了,高原的阳光把他们的脸照得泛红。

上午八点左右,晒佛仪式正式开始。螺号、鼓乐等法器一起鸣响,震耳欲聋,响彻天际。一百多人的护佛队从寺院走出。赛赤寺的僧人们抬着用酱红色的布包裹着的巨幅唐卡,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走过。腥红的僧袍,明黄的袈裟,在雪后色彩纯净的郎木寺中显得特别耀眼。他们沿着大经堂外的路,经过白塔,绕到寺院后面的山坡上。早已被清理干净的晒佛台就在那里。

二十多位僧人把巨幅唐卡放置晒佛台上,此时台下的另外一批僧人开始高声诵经。藏民、摄影师、游客重重把僧人围住,但是此时万众肃静,只听得见僧人呢喃的诵经声。藏民抬头仰望,眼神中尽是虔诚与期待。

从晒佛台上被展开的唐卡依旧被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绸缎覆盖,此时已经有信徒跪下。当绸缎被徐徐掀开,巨大的释迦牟尼像慈祥庄严地展现在人们面前,明媚的阳光洒在佛像头顶,从下往上看,真如佛陀再现般。四周法号齐鸣,诵经声不断;展佛台前僧人戴起面具跳宗教舞蹈,并上演藏戏;藏民纷纷上前跪拜,将哈达向唐卡抛去。晒佛节是当地一年中规模最大,而且最为隆重的宗教节日,藏民们虔诚地瞻仰佛像,向佛祖传达内心最真诚的祝愿。

整个仪式不到两个小时。雪路难行,有从远处赶来的信徒没能瞻仰佛像,只能赶在佛像被收起的最后时刻磕头跪拜。而在佛像被收好,送回寺庙的时候,藏民们依旧没有散去,他们跪在路的两旁,如同刚刚面对佛像一样,虔诚地向着走过的僧人跪拜。

在藏区,晒佛结束后信徒们都争抢着希望能获得扛佛像的机会,他们相信这样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新一年的吉祥。摄影师云朵参加2014年的晒佛节时,就非常幸运地扛到了佛像。那一天晒佛结束后,她跟着僧人队伍一路拍照,当走到队伍前面,她对维持秩序的僧人说:“让我去扛一下佛像吧。”慈眉善目的僧人冲她微微一笑便答应了。云朵加入到僧人队伍中,举起手,虔诚地抬起了佛像。那一刻,她激动得无法言喻,内心满怀深深的感恩,感恩佛对她的眷顾,感恩郎木寺对她的眷顾。后来当她把抬佛像的事告诉自己的僧人朋友和藏族朋友时,大家都羡慕不已。因为他们说并不是所有的信徒都能那么幸运有机会扛佛像,更别说是信徒之外的人。

晒佛节是藏传佛教寺院展示神秘的宗教文化的盛大节日,虽然它的举办在郎木寺不是唯一,但以皑皑白雪为背景,山林环绕,白龙江温和而过,巨幅的释迦牟尼像在阳光中乍现,那种神圣纯洁之感却是郎木寺独有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丝路发现》杂志原创稿件,版权归《丝路发现》杂志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抄袭、盗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刘小娜

最新活动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新鲜游记

    (2007-2014)New Silkroad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客户服务 | 人才招聘| 信息管理 | 业务联系 | 有奖新闻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