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丝路热线 返回首页

xrz666的个人空间 http://www.xj163.cn/?10560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悲悯之心温暖远逝的乡情

已有 215 次阅读2014-7-25 10:40 |系统分类:诗歌

 悲悯之心温暖远逝的乡情



——由唐诗及其诗《父亲有好多种病》想到的



 



看到唐诗二字,自然想到《唐诗三百首》,这是中国文学的最高成就。不知唐诗先生为何要取“唐诗”这个笔名,估计是要朝着中国当代文学的最高峰攀登吧。



唐诗是博士,是中基层干部,不但写诗、评诗,而且选诗、编诗;不但自己编,而且聚合文学博士和诗界大家来编。他为中国诗歌的努力,让我们感动。



中国曾是诗之大国,诗曾是中国文化的形象大使,力压群雄,无与争峰。然而,中国的新诗并不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虽然有一代又一代中国诗人的努力,但并没有得到世界认可——就是中国文学业内人士也并不看好。



中国新诗走过了近百年的历程,按理说,应该成熟,应该有扛鼎之作了。遗憾的是,这样的诗作少之又少,与具有五千年文明、十三亿人口的洋洋大国很不相配。



中国现代诗人之所以走不出国门,一是喜欢戴着镣铐跳舞,二是喜欢在月光下独舞,三是手握长剑乱舞。所以,中国新诗“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虽然流派纷呈,走马灯似的,但都没形成气候。



然而,中国新诗并没有因此而沉默,中国诗人并没有因此而沉沦。他们在艰难中奋起,在压抑中崛起,已经向世界文学高峰攀登了。这是值得肯定和庆幸的。



诗歌从来是悲悯,诗人从来皆忧患。虽然有风花雪月,虽然有悲欢离愁,但多数只是一种写作手法和情感寄兴,其实与风月无关,与离愁无牵。如果我们只当风月为风月,只当离愁为离愁,那就太低估我们的诗人了。



以唐诗《父亲有好多种病》为例,让我们来看看当代中国诗人的那份悲悯和忧患。



《父亲有好多种病》无疑是有所寄兴。父亲是一个民族苍老多病的象征,或者说是农村日渐衰败的象征。只有我们紧紧抓住“父亲”这个喻体,方可破解这首诗的深刻内涵,才能掂出这首诗的真正分量。如果仅仅是看到父亲的“病”,那是浮浅的、狭隘的。民族苍老多病这个意象需要大篇幅来解读,下面我只就农村日渐衰败这个意象略作解读,权作是抛砖引玉吧。



“父亲,您身上有好多种病。一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淌了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当我们日急火燎地大抓城市化建设的时候,农村却日渐衰败下去。农民一拨赶一拨地进城打工,田地荒芜,杂草丛生,人气大跌,萧条不堪。小孩没人管,老人没人理,一帮老弱病残照看着一群年幼无知。农村是中国的根,根壮,才能叶茂。然而,我们只要叶,不要根,你这根朽也罢,烂也好,与我无关。看到这种现状,你能不落泪吗?



中国农村为中国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然而当中国驶入快车道后,却将中国农村这个积劳成疾的老父亲抛在了一边。“父亲,您身上/有红高粱发烧颜色,有水稻灌浆胀感/有屋后风中老核桃树的咳嗽……”“您身上有松树常患不愈的关节炎,有笋子/出土的压抑,有从犁头那里得来的弓背走路的姿势”,这一组意象如同电影特写镜头,又如出自罗丹之手的雕像,一幕幕,一桩桩,一声声,撞击着我们的良知。这又让我想起了罗中立的那幅油画《父亲》,父亲端着的那只碗,盛着的不是收获和喜悦,而是满碗的苍桑和辛酸。回过头来,再读唐诗笔下的父亲,我们读出的是压抑、艰辛和屈辱。也许会有人愤愤然,骂我胡说八道。好,我不跟你争辩,你去农村生活一年,哦不,半年就够了。然后你再来读《父亲》,就会明白我之所言一点不过激。你也就会真正体味到“当我/看到您发青的脸庞,我感到,遍体的石头都在疼痛”“当看到您眼中黯淡的灯盏,我就像您身上掉下的/一根骨头,坐卧不安”并非是矫情,而是用泪水研成的墨写成的真情。不到农村生活,你就不会真正了解中国。



中国农村的悲剧并没有改变,你看,“为了替您买药,瘦弱的弟弟,把痛苦压低10公分/变卖了家里最后那头老水牛。”瘦弱的弟弟,这是中国农村再度衰败的象征,他所有的和所能做的只是压低痛苦,变卖老水牛,他连父亲坚韧和倔强的禀赋都失传了。作为父亲虽然有“住在白云飘过窗口的城里”的大儿子,但他只能“坐在郁闷里”抽烟。



城市与我何加焉?还是回归到农村本身,回归到自然中来吧。“红高粱说要治好您的发烧,老核桃树说/要治好您的咳嗽,水稻扬花的芬芳/会重新回到您的血管。”这是现实浪漫主义,写得最好。读到这样的诗句,我的眼睛湿润了。抛开一切人为的因素,以最朴实的情怀来拥抱大地,追求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我们的心自然就会宁静。诗人如此说,父亲如此想,红高梁、老核桃、水稻花也是如此做的。这样的诗,方是撼击灵魂的诗。



诗人最后写道,“父亲,现在,我正流着泪/为您写这首诗,我笔下的字,一粒比一粒沉/一个比一个重,像小时,您在老家弯曲的山道上/背着夕阳和柴禾,一步一步地回家……”你看,依然是回归。诗人只有从自建的高楼中走下,接地气,回自然,以悲悯之心来面对苍生,你笔下的字才会变得凝重和厚重。只有提笔千钧重,方能落笔成千古。



《父亲》让我们看到了蜗居在城市的诗人的一滴悲悯之泪,这滴泪温暖和湿润了那份远逝的乡情,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信息,毕竟春天来了嘛。







 



附:



《父亲有好多种病》






父亲,您身上有好多种病。一想到这里


我的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淌了出来。父亲,您身上


有红高粱发烧颜色,有水稻灌浆胀感


有屋后风中老核桃树的咳嗽……当我


看到您发青的脸庞,我感到,遍体的石头都在疼痛


父亲,您身上有松树常患不愈的关节炎,有笋子


出土的压抑,有从犁头那里得来的弓背走路的姿势


当看到您眼中黯淡的灯盏,我就像您身上掉下的


一根骨头,坐卧不安。父亲,您为什么有病也不想治


您为什么总是忧愁时抽着烟,坐在郁闷里


为了替您买药,瘦弱的弟弟,把痛苦压低10公分


变卖了家里最后那头老水牛。而我住在白云飘过


窗口的城里,偶尔写点悠闲的小诗,却常常


忽略了您一拖再拖的病,更没想到用我的诗句


作您的药引。父亲,您只想苦熬着把疾病逼走


守着昏迷中的您,母亲哭得默不作声


父亲,红高粱说要治好您的发烧,老核桃树说


要治好您的咳嗽,水稻扬花的芬芳


会重新回到您的血管。父亲,现在,我正流着泪


为您写这首诗,我笔下的字,一粒比一粒沉


一个比一个重,像小时,您在老家弯曲的山道上


背着夕阳和柴禾,一步一步地回家……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