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丝路热线 返回首页

xrz666的个人空间 http://www.xj163.cn/?10560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炉火燃烧秋天的倦意——马永波《秋天,我会疲倦》赏析

已有 278 次阅读2014-7-1 12:03 |系统分类:其他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按常理来说,应该喜庆热闹,应该心满意得,应该欢声笑语。诗人马永波的《秋天,我会疲倦》,却为我们描绘了另一番天地,再现了另一番心境——他感到秋的倦怠和疲惫。这也不怪,他是诗人嘛。中国向来有春女秋士之说。每逢春天,女子会因看到落花而感到红颜易老,时光飞逝,易生伤感之情。每到秋天,男子会觉得繁华落尽,满目萧瑟,易生悲凉之情。诗人马永波也许受这一物象和情境的影响,面对收割后的麦地,竟也如麦茬刺掌般地悲伤起来。或许,这是真的。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秋天,我会疲倦》起首一句,用极其简练的笔墨为我们勾画出了一幅深秋凄凉景:天空像塑料布盖着草地。但凡到菜农塑料大棚去过的人都有体会,大棚内空气混浊、闷热湿躁、憋气闹心。诗人将天空比作塑料布,读之让人顿生压抑、死寂之感。接着又用慢镜头为我们展现了五个特景:泉水,尘土,麦捆,苇草,马眼。你看他如何将这静物写活,领略他那细腻传神、老辣独到的笔触。“泉水靠在石块上休息”。一“靠”字,让我们感到水的呆板、无趣。泉水最为灵动、活泛,但在诗人的眼中,那泉水历经无数沟壑、坎坷之后,已经疲惫不堪,停靠在石块上,静静休息,就连那喘气声都细微得听不见了。“尘土淡漠地落在草丛”。此句最有深意,你想,当人们欢腾停歇之后,收割结束之际,搅起的满天尘土渐渐平苏,慢慢下落,落到草丛中,整个草地变得灰头土脸。这是一个颓丧、颓败、颓废的写照。“田间的麦捆还在沉思”。麦子已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被人们收割,从此离开了田野,只等着被打磨成粉,成为盘中之餐。它所深思的是自己生的结束,死的开始。“苇草粘在夕阳上面”。这是夕阳粘在苇草上的错觉吧,因为光明即将逝去,黑夜即将来临,一切开始虚幻起来,就连那不怕疾风的苇草,也变得浮浮荡荡了。“马的眼睛也变得乌黄”。马眼最为神俊,譬如一块黑墨,然而此时也变得乌黄。乌黄之色最为颓然,看来诗人的心已经冰凉,和马眼一样无神了。读完第一节,不由得想起了南北朝民歌《刺勒川》——刺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涯。天沧沧,野茫茫,风吹草动见牛羊——这种塞外大草原的无限风光,让人心旷神怡。两相对照,诗人笔下秋后的草地是这等颓唐,看后让人心灰意冷。当时年仅22岁的诗人为何有如此的心境呢?是事业无成,还是爱情受挫,抑或是其他的原因?这只有他知道了,我们不敢妄加猜测。



诗的第二节在结构上是承接过渡,在意境上是回旋往复。在写完眼前之景,诗人将镜头拉向了岁月深处。“许多事这时就会想起/想起春天那场风/夏天那场雨/蝙蝠花的影子一直在飞”。记忆中的事太多,如何理出头绪?还是孔夫子的春秋笔法最妙,以春之风、夏之雨、秋之霜、冬之雪概括,人间万事万物尽在其中矣。春风不解落花意,它催开了春意,但又吹散了春情,一切都以“落花”的情状结束了。夏雨不解青果意,它浇灌了激情,但又熄灭了烈火,一切都以“落寞”的情状结束了。秋霜不解红叶意,它点染了风情,但又打落了硕果,一切都以“落败”的情状结束了。冬雪不解诗人意,它格式了世界,但掩盖了真相,一切都以“落空”的情状结束了。所以,世界存在不真实中,我们却要一厢情愿地将它拉向真实。“蝙蝠花的影子一直在飞”。蝙蝠是幸福的象征,但此时在诗人看来,它是一张投向心灵的乱糟糟的黑影。“乌鸦在车辙后滑冰/就在那里/留下花纹”。乌鸦是晦气的象征,但它的坦诚和真诚,反而在时间的轨道上留下了美妙的花纹。诗人敢于向传统挑战,一扫虚假,还物象以真实。“想起不久将有一场大雪/覆盖这块麦田”。这话虽不及《红楼梦》末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那么大气,但紧承第一节麦田而来,倒也有一番快意在里面。



一切被格式、被清除后,那么我们还剩什么呢?是家,这个心灵的避风港湾。“那时,我们将有一座小房子”。天地如此之大,我们所能拥有的只能是一座小房子。只有在小房子里才能找到温暖,才能让你的心平静。无论你多么有钱有势,那都是虚幻之象,其实你连你自己都不确信,对于别人的吹捧,你心里很清楚,那全是假的。只有当你回到你和她(他)的小房子里,你才会感到真实和放心。家是什么?家是放心的地方——把疲惫的心放在那里。“看雪花静静地落/像冻伤的麦穗,不发一言”。当我读到这两句时,三击股,连呼奇绝,这才是真正的好诗!此两句以大动写其大静,以大静写其大动,鬼斧神工,妙趣天成。你看他俩人,并立在一起,或许手挽着手,或许肩并着肩,静静地看那扯天扯地的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而降。两个人仿佛冻伤的麦穗一般,一言不发。冻伤的麦穗,在时空的错觉中,让我们惊奇、惊叹。接着诗人又把镜头拉向了历史深处——“这样的时光仿佛已千年/循着呼吸会找到嘴唇”。不知诗人是如何穿越的,大概是心灵与心灵的回应吧。至于黑黑的灌木、桨果、梦之类的,我想大概是一种回归的意念,因为那里“留住了我们的心”。由小房子而到灌木林,看似荒唐不经,实则有大的思考在里面。让我们看一段恩格斯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论述,可能会有助于理解诗人的这两句诗。恩格斯讲:“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西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就失去了水分的积聚中心和贮藏库。……因此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征服者统治异族人那样,决不是像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似的,——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之中的;我们对自然界的全部统治力量,就在于我们比其他一切生物强,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对于人类的疯狂掠夺,诗人厌倦、厌恶、厌恨,但却又无能为力,所以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梦。



“像梦,在那里开始/再没有等待/也没有疲倦”。只要把自己放逐到自然,放逐到原始,心才能得到平静和宁静。那里没有尘世的纷扰,没有虚伪、欺诈和掠夺。然而,诗人并不是逃世、遁世,并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将希望和梦想点燃——“升起炉火/让它燃着/为几代后来的人”。这种将梦想与现实对接的手法,使得诗人从疲惫和颓废中振作起来,让自己看到了光明,也让后来者看到了希望。



读完此诗,犹如品了一杯至醇至美的白兰地,入口甘绵,意味无穷。此诗最大的借鉴之处是,善于提炼意象,用最精准的字词将其勾勒出来,画面清晰,视觉通透,撼人心灵。另外,能巧妙化用杜甫顿挫笔法,跳跃灵动,厚重有力,让人神驰。马永波既写诗,又评诗,兼译诗,是诗界三栖人。读这首诗,可以看出他深厚的功力来。看来诗人要多处下手,一处用力,这样方有神品得手。杜撰之处,让马永波先生见笑了。

附:

《秋天,我会疲倦》

天空像塑料布盖着草地

泉水靠在石块上休息

尘土淡漠地落在草丛

那些田间的麦捆


还在沉思


含着浓浓的阳光


我将到达那里


一道土坎,是我们休息的地方


苇草折断了


粘在夕阳上面


秋天,我会疲倦


马的眼睛也变得乌黄


它忍住了


站在热热的草里





许多事这时就会想起


想起春天那场风


夏天那场雨


蝙蝠花的影子一直在飞


想起不久将有一场大雪


覆盖这块麦田


乌鸦在车辙后滑冰


就在那里


留下花纹





那时,我们将有一座小房子


看雪花静静地落


像冻伤的麦穗,不发一言


这样的时光仿佛已千年


循着呼吸会找到嘴唇


远处黑黑的灌木


留住了我们的心


很大


像浆果


像梦,在那里开始





像梦,在那里开始


再没有等待


也没有疲倦


我将升起炉火


让它燃着


为几代后来的人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