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丝路热线 返回首页

xjfyr的个人空间 http://www.xj163.cn/?105569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芒 果

已有 961 次阅读2015-7-29 13:16 |系统分类:散文| 中国人, 少数民族, 红头文件, 毛主席, 小孩子

大部分有点年龄的北中国人,第一次知道并深铭脑海的南方水果,不是今天名声聒噪的榴莲,是芒果。
  文革初期,有南方代表进京开会,送了毛泽东七个芒果。这事被赋于少数民族对党、对毛主席的深厚阶级感情的体现,而成了国家大事。被印在了那个年代除了红头文件和大字报外,最大的印刷"流媒体"——烟盒上。芒果烟,在一片淡绿的底色上,正中印着一个圆盘,盘里垒放着七只金灿灿的芒果。外形和颜色,都象中国人心里极喜欢的元宝似的,透着高贵和喜气……
  当时的北人,一年都吃不着一只今天遍布北国的苹果,芒果是连见也未曾见过的。整个冬季看不到任何水果,蔬菜也只有土豆、大白菜两样,想见个绿菜叶都难。看见这能当礼物送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芒果,心里真个是百转干迴地思量,这究竟是甚仙果来?这要是叫咬上一口,那舌上腭下能是个甚滋味呀!
  那时小孩子最珍贵的玩物就是烟盒,展开了对角叠起来成三角状,烟标露在外面,拍反正兑输赢。这在当时全国山河一片红、全国人民一片蓝、全国脸色一片菜的档口,是唯一色彩、图案多样的物件。其珍贵性,是远超今天小孩手中的iPad的!不论你拿出了高楼大厦图标的上海、城楼图标的大前门、轮船图标的长风、树叶图标的黄金叶、大坝图标的三门峡、甚至华表图标的中华……只要我一出芒果,统统臣服!因为这是毛主席吃的水果!这元宝般金灿灿的形状一现,真个是所向披靡!
  吃不着的芒果,依然带给我们巨大的满足感。这种心理满足反使得芒果在我们心里愈加的神秘、高贵。神秘高贵到不再敢想象能吃它——它能被我们吃!
  坊间的传说似乎也证实着我们的心理,说它太珍贵了,毛主席也舍不得吃,分给了人民吃。我们就又想,那能吃到一口的人民该是多么幸福的人民啊!坊间还传说,因为现在困难,毛主年他老人家已经不吃肉了,跟我们一样,连白面也很少吃了!这让幼小的我都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和自责。我给寡居的、被饿的营养严重不良、指甲翻翘、常常呕吐黄水的母亲说:等我长大挣了工资就去买肉给毛主席吃!母亲连声的赞同,一脸的欣慰。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去想过要吃芒果,它就静静地在我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着床却不生长……
  改革开放初起,我去了深圳。正是七月流火,朋友接上我后买了芒果让我吃。一再相让,我哼哼呵呵。倒不是那芒果还在我心里重如千斤,随着社会和我的不断成熟,它当年附着的那些真正是迷信的神话、鬼话、骗话、瞎话早已胎死腹中了。我只是不知道如何下手和下嘴。斜眼偷觑这个我曾经在北方教他如何吃石榴的朋友如何举动,比猫画虎地始将我之人生第一芒活剥生吞了下去。手、口、喉皆粘乎乎温吞吞的感觉,象南地的气候一样。全无北方瓜果的生脆清凉感。
  北方的水果吃起来爽气,不粘乎不腻歪。这爽气,首先是从买瓜果开始。卖瓜果的一律用车,没有挑担的,尤其在新疆。这个全世界最内陆的地方却也是全世界瓜果最丰富的地方。由春到秋,跟着脚、接着茬地一种种一波波地上市,有皮的无皮的、有籽的无籽的、有花的无花的催着你的腮帮子颤动、喉节儿翻滚。以前,城里人家也必备麻袋,一年两用,夏天往家装瓜,各天往家装土豆。瓜,一买几麻袋,一两百公斤,床底下一滚,十天半个月,没了。就是现在,一天一买,也得一两个;隔天一买,两三个。切牙儿卖?卖家象做贼的,买家象偷东西的——怕人看见笑掉牙!就是各色时鲜果儿,一买也是各样几公斤,你挑个担子卖?过来一两个雇主,你就“崩盘”了,还做个甚生意?!全中国只有新疆人用公斤,弄不清其它斤两。有新疆男孩去内地上大学,好不容易在食堂看见卖纯卥肉的,对服务员说:我买两公斤,这下可吃上肉了!服务员一面看着旁边的青菜炒肉,一边盘算着两公斤是多少两……新疆人买肉,多是一只羊、半只羊的,最少也是一条腿。别说割几两肉了,就是买一公斤,那买的都悄着声,生怕旁人听见;那卖的却也颤着手,不知道如何下刀。阿勒泰(说喀纳斯地球人都知道)一户人家一个冬宰(也就是准备一冬天吃的肉),一头牛四只羊,雪堆里一埋。来了人,调几个凉菜炖一大锅肉,就着伊犁、新安、小白杨(都是地产白酒),这才叫吃肉。炒在菜里的,那叫肉菜。不成块、成串、成锅、成碗地纯货,心里不认那是肉。室外,冰清玉洁;屋内,肉红酒白,冰火两重天,那才真正识得肉滋味。
  吃瓜果也一样。骄阳正午,路边顺道馕坑上买一只刚出坑的皮牙子馕,进门捞过个半个枕头大的冰镇西瓜,当腰喀喳一刀,拿这半爿,勺挖瓤手撕馕。瓜,是新疆地表能烫熟鸡蛋的沙地沙瓤瓜;馕,是夏天晚上十一点半才天黑、也就是差一点就到明天了,今天才落幕的超长日照、灌浆饱满的新疆麦面馕,都是清亮亮的天山雪水浇灌的。一口清凉沙甜,一口热香焦脆,交错汇集,酣畅淋漓。那滋味,叫绝配!鲜果儿亦同,来不来客,几上摆着的都不可能是切成块的、削成条的、插上签儿的、洒上糖末的。而是成个的、成串的、成盘的。装葡萄的盘就是浅了四指的你家的脸盆,不信你就来看看……
  门串远了,还回来说芒果。
  后来日子好了,窜的地儿多了,也吃了不少的芒果。大的、小的、黄的、青的、花的、甜度不同的、香气各异的、有名的、无名的、国产的、进口的……我原本是个爱吃水果的人,这可能和小时候极度缺乏以及毛主席的那盘芒果有关。果然,后来命运让我当过一段时间园艺工,种过多种水果。不夸张地说果枝儿都长进了园里厕所的窗子,你要愿意,可以一边撒尿一边歪头去咬一口果子。这一下子把我变成了一个宁愿跑几百米去机井旁灌一肚子凉水都不想吃一颗水果解渴的人。直到我调离园艺场三年之后,才又开始喜欢吃水果。不过,我吃水果绝非品尝派、鉴赏家。是五湖四海、胡里麻汤,有什么吃什么。但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心得,就像瓜要沙瓤一样,这芒果最讲究的是香气,不论它是广西头牌的桂芒、福渐樃头般大的青芒、还是海南漂亮的彩芒。有人拿它来玩笑今天的男女:男的是芒果,内外都黄;女的是青芒,外表青涩,里面也黄。我倒觉得芒果真的有个和其它水果都不同的地方:无棱无角软囊囊的外表下,却有着不成比例的巨大的硬核,这核与肉千丝万缕,永远无法剥离清爽。又和乌贼墨鱼相似,软侬肉身里撑着一片冲浪板状的硬骨。大乌贼可是唯一能在深海里与巨鲸博斗的软体动物。这地球神秘,不少东西都是陆地、海洋相应相生。芒果,真的还有许多值得我们品尝思索的嚼头来!从品果相到品果味再到品回味直至品出人生况味,果真如此,这果儿和人儿都不得了!
  扯了这么多,在中国这个夏天真正的烧烤模式的新疆(这一点我必需说一下,进伏的时候,央视上说中国南方将进入烧烤模式,我就说错了。这是典型的没在夏天来过新疆、来过吐鲁番吃过烤肉的人犯的错。南方进入的是焖蒸模式,新疆才叫烧烤模式),不是我囗渴嘴馋了。而是南国的一位才女网友给我寄来了一箱坐中国芒果头把交椅的“广西田东桂七芒”,这让我有些惶恐又有些期待。虽然写此文的时候还未收到,但我是个觉得闻芒果比吃芒果更有味的人。这已知有尚未见,想象中的滋味来的更胜一筹。一如黙忆的甜蜜比相见的欢愉更醉人,思念的缠绵比蓦然的回首更刻骨。也正是没有实物在眼前,少了具象的束框,思维才勾过往瞭未来地一通瞎窜……  
  噢,即将要吃人家的了,先说些好听话儿放在这里,也好接东西。网友是学中文的,好像又在做生意,那应该是钱、才两盈的;文笔典雅,片子又拍的唯美且意境深邃,那应该是功力深厚的;热爱旅游、会弹钢琴、正义有礼,那应该是有些阅历和充满正能量的……哦,有点缺撼:有个机会去尼泊尔,却犹豫拖延了很久,终于去了,刚到几天,还没来得及转转看看,地震了。一个热爱艺术的人与那些人类瑰宝失之交臂,唯有扼腕了!
  网名和真名之间,冥冥有联系:掘黄土而四围堆坷,其中心会成什么呢?在南国,必汪一塘清冽照人之波,无疑。

                                                                                                            风雨人2015.7.26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