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丝路热线 返回首页

688861的个人空间 http://www.xj163.cn/?10546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岁月忽已晚——散文集《你好,旧时光》读后感

已有 236 次阅读2014-7-8 17:28 |系统分类:自由文体

                                                         岁月忽已晚



——散文集《你好,旧时光》读后感


西洲这个年纪轻轻的妮子出了本散文集,还起了一个很沧桑的名字——《你好,旧时光》,真叫人感叹后生可畏。


西洲多才,写作范围比较宽泛,近年来创作勃发,诗歌、小说、随笔都有不俗的成就。初次读她的作品是从几年前发表在《伊犁河》杂志上的一篇小说开始的,和她认识以后,对她的作品一直很关注。我认为,比起散文,她在小说上花得时间和心思更多一些。她自己也说在散文上没怎么用心,随心而作,率性而为。这个什么时候见到都满脸笑意的姑娘真是谦虚,正是这种“无为”中的“有为”,汇集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本春天一样清新温暖的集子。


《你好、旧时光》可以说是西洲的往事回顾,时间纬度大约是十年左右。十年的时间对于漫长的人生很短,对于西洲这样的年轻姑娘,已经很长,足以改变了许多人和事。在这十年里,西洲从老家徽州北部一个叫布口的村子来到了西域边陲伊犁,并在这里安家落户。从故乡到异乡,地理环境变了,人生感悟变了,她不断地用文字开拓自己新的生活空间,不变的是事业方向,不变的是用文字记录生活的情怀。


故乡,亲人,那些已经逝去的音容笑貌,故乡的草木和池塘,田野里的花草,昭苏高原的雪……翻开《你好,旧时光》,就像打开一本旧相册,西洲的家人家事,幼时欢笑,旧日风景,都伴随着“当时的月亮”弥漫在读者眼前,游离成为品味不尽的往事中的一部分,从书页里浸漫出丝丝缕缕的暖意,缠绕着读者的心。这也是本书的重点章节,也是我最为欣赏的部分。如《月异当时照鬓丝》中写奶奶去世,“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体验生命的逝去,村里的老人的死亡像狗尾巴花、猫耳花谢了一样正常,但是别人的刻骨始终是别人的,小孩子在那样的场合除了玩、吃饭、看热闹、听场子,其他没有什么。但是这次走的是我的奶奶,那个曾掌控我整个童年的老太太,去了”。除了对亲人的追忆和缅怀之外,西洲加入了自己的回望和彻悟。《大华》、《少女爱云》、《生命的另一种形式》则体现了西洲对他人的悲悯和关怀,在文字的背后,是作者处世哲学和人生境界的升华。


辑二《草木有真意》中收录的篇章,借着植物的春华秋实,西洲拾回了她在成长过程中有意无意中遗失了的东西,这也是一个少女长大成人的心理路程。因为年少,那些争吵、任性、哭泣、愿望、都带着纯净的美好,借着草木的葱茏和凋零抒发出自己的咏叹,只要草木有真意,她愿一路携带直到永远。长大就意味着渐渐失去那些无所畏惧的坚持、倔强以及浪漫情怀,慢慢沦为社会这条生产线上毫无特色的制造品。西洲不能拒绝长大,更不愿意丢失那份美好,一路走来的生命行囊里,这些见证她年少青春的旧时光的故事,将永远安睡在弥漫着花香的草木中。“从那株偶然的蓟开始,所有认真过的生命都是值得尊敬的”。“人世间太多无法避免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在这庭院中化作了一株亭亭如盖的琵琶树”。“在久远的过去,梅花如故人,在归梦难成的故乡,在前无知音的他乡,在每一片能够勾起无限往事的地方盛开”……她的文章里无处不体现一个少女所独有的纯净与善良,就像童年盛夏的光阴里,橘子汽水冒着泡泡的甜味浮上心头。许多美好的事物都需要酝酿,青春也如此。或许,多年以后,西洲再翻开自己的文章,会莞尔一笑并调侃自己乱舞的字迹,嘲笑文意的生涩和简陋,我想她心里一定是温暖而充实的。


将本书的前半部分故乡布口村的成长故事和后半部分他乡伊犁的风物素描对照,虽然文字风格得到了很好的延续,显然,前半部分篇幅占了三分之二的位置,无论内容还是表达都要厚重得多。在她真切自然的叙述中,我们看到了布口村普通人的日子、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就像老电影镜头下,没有波澜壮阔的情节,只有日子在岁月里静静流淌。西洲多文体写作的优势在本书显而易见,写诗增添了语言的美感,小说训练了她对人物形象的塑造,这些优点在写家事和亲情的文章中体现得尤为突出,传递给读者的不仅是单纯的回忆和怀念,而更类似小说中的人物那般个性鲜明、令人难忘。


听过的老歌,读过的诗文……一页一页翻过去,也可以看出西洲内在的心情和思想悄然发生了变化,这种转化代表了作者的一种成熟,她对生活片段的感悟随着年龄、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着,包含了对社会、对人生的体验和感恩,这种改变融入到文字里,在字里行间流露的,是思想变迁的轨迹。“书中横卧着整个过去的灵魂”,据说这是卡莱尔说过的。我认为,每一本作者心血铺就的书中,不仅横卧着过去的灵魂,也隐藏着未来的灵魂,不仅横卧着作者的灵魂,也隐藏着读者的灵魂。


往事在时光中静静流去,像暮色里的长河。“过去已打从前远去,没有留些蛛丝马迹。它们杳无音讯,没有谁能从过去给我写来一封信,告诉我布口村春天的阳光、桃花、洋槐和麦田;他不能告诉我,老石板桥、流水、水鸟和芦苇,它们在春天的雨水和空气中氤氲着怎样的情绪”。再读一遍如此诗意的句子,正如某个静谧的午后,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对着窗外的绿荫,在沸然腾起的茶烟中,一段往事被召唤出来,这正是我们迷恋回忆的缘故吧——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