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丝路热线 返回首页

秦钟的个人空间 http://www.xj163.cn/?10511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喀什喜雨

已有 158 次阅读2014-6-25 19:28 |系统分类:诗歌

 



          喀什喜雨



             秦钟



 



   盛夏六月中旬,空气湿漉漉的,天空突然又翻滚过几声闷雷,低沉而厚重,持续而又有震撼力,穿透力。




      好像要有暴雨降临了。


      前天不也如此,风疾电闪,乌云压城,其实也只有雨过地面湿罢了。地处南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的喀什,地域广袤无垠又焦渴干旱,即使有点雨水,也不一定飘向何方,落在谁边,不会形成啥气候,更不用大惊小怪了。


      久居城市的人们,对于风霜雨雪,阴晴圆缺不会在意的,因为本来就很幸福。我们出生入死,一辈子奔波打拼,游如浮萍者,习惯了疾风暴雨,惊涛骇浪,山红石头黑,长河飘远方的人,怎能会把一丝毛毛细雨放在心上呢!


     话是这么说。刚走出楼门口,觉得还是按既定方针办事:首先逛逛商场快速采购点东西,再则就是约会一位年长又志同道合的文学朋友聊天。不管风吹浪打,前进的脚步不能散乱。可是,当我走出城市花园大门之时,觉得事情有点跷蹊,不可掉以轻心!因为此时,雨点已经密密麻麻如弹丸,如倾倒出来的珠玑,落地有声,噼哩啪啦,咂得人心里发毛,浑身直得瑟。再看一下着装:单衣半袖,轻若丝绸,薄如蝉翼,曾几何时气温已经下降到极限以下,可能正在酝酿冰雹霜霰,恶风劣雨也说不定。


    暴雨如削如织,如丝如网,连接成铺天盖地的幕布,组织成机关枪般强火力的连发群。顿时就地起波澜,逢处涨春潮,远处路断人稀,近处凝结阻滞。饥不择食,慌不让路。成群结队,鱼贯而行的小汽车出现了大面积的拥堵;人群一窝蜂地炸开了,连迅速奔跑游走的红男绿女,贩夫走卒们也紧急收住了脚步,放弃了摊位,丢三落四地逃跑,顾头不顾尾地寻找地方消遁分散了。商铺与雨棚,站牌与通道,建筑与公厕,就是所有的城市拐角处、屋檐下,一时都成了躲避暴风雨的临时避难所。


     我拖泥带水,深一脚浅一脚地游目四顾,轮换了好几个地方,觉得批发店,柜台货架林立,物品堆积如山,一直延伸到门口以外,不便逗留。理容按摩房,年轻漂亮的女士雅男太多,尽管主人热情洋溢,照顾周全,不会用蔑视与心怀叵测来打量人,我还是决定知趣地冒雨离开。再躲避到一处自动取款机房时,才觉得心情舒畅,行动也坦然了许多。


     此时此刻,观看门面动物,观赏游人风景,猜测一切关于特殊场景下的动物静物,胡思乱想有关描写狂风暴雨的词汇与镜头。觉得历史总会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前年的超级风暴,我就是躲藏在这儿避难的。同时又认为人类的语言是多么地贫乏,对于大风暴的定位陈述是何等地枯燥与苍白。因为,不同时间、地域的雨水风向,气味颜色,质量数量其表现也会不尽相同。


     雨点砸在围栏梁柱、坚硬的石板上,坦荡如砥的地面上与掉落到衣物与积水潭上是完全不同的。男人与女人对于暴雨狂风的感觉体会也会有不同。就是不同年龄段的女人之间,其感知认同水平也会有相当大的差异。大街小巷上的梧桐与垂柳不会躲避,还有合欢树榆叶梅也得摇头摆尾,俯仰随和;伞槐和冠榆安然自得,冷静得有点发呆;娇羞柔弱的盆花,噤若寒蝉,绝对不敢吱声;只有通道花圃里的灌木幼柏,刺梨冬青及各色低矮植物,此刻正在洋洋得意地心花怒放,尽情大胆地淋浴在天然澡堂间挤眉弄眼,挥胳膊扬拳头呢!


     我不想太多的躲避,也不用固步自封,畏首畏尾。因为,全身上下已经被淋得像个落汤鸡了。敞开大门与胸怀,激活所有的思想与文字细胞,与同仁们畅所欲言,用眼睛与神态交流,用第六感官切磋游弋徜徉。雨水当仁不让地横扫斜射,偷偷地钻了进来,洒在眼前的地板与裤脚上,堆积洇染,进退维谷。不知从那里积聚起来的雨柱也能形成对于我们有效地进攻与偷袭。聆听着雨柱喧哗,目睹着小池繁闹,水泡起伏破裂,激流潺潺湲湲,人影绰绰约约,雨伞红颜被狂风摧折磨损,摩托与高跟鞋在艰难与挣扎中扭曲抽泣。大雨中也有不畏强暴的青年男女勇士,他们前推后拉,遮面掩裙,怜香惜玉般的群体在雨幕的舞台上演,组成移动的群雕与写真逃难的喜剧镜头,叫人横生出感天地,泣鬼神,无发无天,胆大妄为,不伦不类等千奇百怪的字眼。


     开始还兴致勃勃,诗情画意,觉得这等天气可遇不可求,泥腿子上高楼。因为新疆的雨水不是宝贵如冷饮如清油,而是宝贵如黄金与和阗玉,特别是像这样档次,这样质量的暴雨更是别具一格,寥若晨星,十年一遇,如隔三秋,相见恨晚,真心实意地愿意沐猴而弃冠,于滂沱涕泗中放任而随波逐流。


     忽然,一辆武装押运的大警车向我们直冲冲地漫驶过来。车门打开了,经济警察们荷枪实弹,不怒自威;我们男女老少仗着人多势众,又处在近水楼台先入为主居高临下的优越地位,或者说人根本上还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只能与来者眈眈相向,静观其变。还是在人矮檐下,自然会低下高贵的头颅。也是带头的银行保管人员于深水烂汤中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我们也知趣又不甘情愿地向雨幕中慢慢腾腾地撤退下来,向相邻最近的安全地带运动。趟出老远了,不断回头还在瞩望着,心里唧咕着“阵地”失守,何时失而复得皆大欢喜的良好结局。


     然而,警车根本没有再开出去的意思,因为,道路已经拥塞得有去无回。当然上了车的人,也会悉数下来,在机房里边就地待命,能在工作之余,观赏一场免费的扬汤止沸,江洋倒灌,水淹连城的现行版,应该也是一次喜出望外大美全胜的丰盛收获吧!


喜剧片不在乎时间,也不会在乎什么间断和连续,败兴中的助威,桃花与水浇运。更换一个新的观赏处境,增加一次超越新鲜的剌激感受。此时的商场门面,店主老板都非常地通情达理,和颜悦色热情有加,彰显出新疆人平素的昂扬大气、坦荡若谷,怜老惜幼的人文关怀。


     我还是继续观察:观察乌云吞象,长空布阵,万马奔腾,蘑菇彤彩,变幻莫测;观赏墨云压城,风驰电掣,撕心裂肺,痛快淋漓与卧薪尝胆中的处惊不变与不乱。个人兴趣的焦点仍然是在天地之间偏重于地面的层次上,在暴风骤雨飘落坠毁,一触即碎,变成青烟乳雾,大气磅礴地汇聚交融,旁若无人地由单一而群体,由点到面,近而气势汹汹,横冲直撞,潮起潮落,直接影响了天山昆仑的心情,牵动了五湖四海的皱纹与肠胃。


      我忘记了自己,忘却了时间,忘却了身份地位与内在顽固的尊严,有时真的想冲出去,冲刷掉心中堆积已久的烦躁忧伤,冲洗掉孤独寂寞的袭扰与漫无边际的情绪愁云,也想洗尽铅华浪漫,一尘不染,返老还童。


     等待着,等待着,时间好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大雨由急傲逐渐变化为平缓,由冲击波变化为震动波和碧波潋滟,万象更新,然后是零星的点击与细碎的敲打。乌云遮不住红太阳的光辉灿烂,一切终究要归于平静的。然而,于平静中它却给人间酿成了“奇灾大祸”般的巨变:街心花园成了积水连连的海洋漫滩。下水道的水花无孔不出地溢到了地面,像喷泉管涌,肆无忌惮地与行人争抢道路,夺路奔逃。低洼处沸反盈天,地下室怨声载道。水桶,脸盆,撮斗,抽水机,拖把等工具成了最畅销的产品。


      大人们虽然感到厌烦劳累,在气喘吁吁、力弗能支的情况下,还是春风满面,笑语肆谑,尽情地打情骂俏。儿童少年在涌动的湍流中追逐嬉戏,逆流漂船,嘻嘻哈哈地洗涤运动鞋与脚丫子。最欢快的还是道路与出租车,家用小车,各种摩托车与载重三轮,与平常相比,他们也有点收敛和照顾。虽然放慢了档位,车体前后抹上了花脸,辐条车帮子飞溅上了脏污与泥点,还是一如既往,鸣笛匀速向前,形成了潮汐与波澜,这些也毫不例外地成了现代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2890字)         2014-6-19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