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丝路热线 返回首页

陈泽刚的个人空间 http://www.xj163.cn/?10509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儿时的冰棍

已有 155 次阅读2014-7-18 06:09 |系统分类:诗歌

儿时的冰棍



 


进入夏季以来,团场商场、超市等处琳琅满目的雪糕与冰淇淋又粉墨登场,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各式冷饮,不禁怀念起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冰棍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的冷饮就只有冰棍。它的成分简单,充其量也就是水和糖精组合成的冰块,外面用一层薄薄的纸包着,上面简单写着 “冰棍”两个字,有的还会写一两句简单的广告语“清凉解渴”之类的,一般五分钱一根或一毛钱一根,一毛钱一根的大都是加了绿豆的,吃起来绵软柔滑,格外香甜。在炎炎夏日里,最盼望的就是能够吃上这样一根甜丝丝的绿豆冰棍了。


十二岁那年我吃了一次冰棍,还是与三个同伴凑钱买的。那次是搭坐邻居小伙伴父亲的拖拉机去精河县城看露天电影《三进山城》的,吃前有约定,不准用牙咬。为了争出吃的顺序,用古老的方式“石头剪子布”公平竞争。我们四个还真守信用,你一口,我一口,就那么在嘴里抿一下,直抿的冰棍没了甜味为止。


那时到了夏天,就会看到卖冰棍的职工骑着自行车,后面带着一个木箱子,一边走一边还响亮地吆喝着“冰棍冰棍,绿豆冰棍”。一听到那吆喝声,我们这些小伙伴就一窝蜂地围了上去,眼巴巴地瞅着木箱子,嘴里都快流出口水来了。看着职工打开箱盖,掀开里面裹着的厚厚棉被,棉被下面便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冰棍,一股白气挟裹着冰凉的气息迎面而来,忍不住伸手进去摸一下,冰冰的,透心凉,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箱子里去凉快一下。


虽说味道一般,只是一个凉,还有一个甜,却迷住了童年的我们。特别是有颜色的冰棍更是让我们痴迷和向往。冰棍5分钱一根,一般是粉红色的。绿豆冰棍1毛钱一根,是黄色的,黄的诱人,让人垂涎。可我们大多时候买不起,偶尔伙伴们嘴馋了会凑钱买一根,你添一口我添一口,也是一个幸福和快乐。冰棍吃完了,冰棍的棍子是舍不得丢弃的,或是攒起来、或是拣别人丢弃的,总之会收集一大把,然后伙伴会在一起玩“挑棍”的游戏。有的小伙伴手很巧,会用冰棍的棍子搭成了一个笼子,就会去草丛里捉蚂蚱,放在里面看它挣扎。


那时家里兄弟姐妹多,不宽裕,吃冰棍儿的机会自然不多。每当看到小伙伴们乐滋滋地吃着冰棍儿,我总馋得不住地咽口水。不过外婆为了给我解馋,偶尔也会买上一根。总是小心翼翼地把包装纸撕开却舍不得扔,还要放在嘴里嚼嚼,因为上面还沾有不少甜味呢。然后把冰棍小心地含在嘴里,让那甜香味慢慢弥散在唇齿之间,混合着丝丝凉意,简直就是无法形容的惬意与满足。


偶尔,大人们农闲的时候,还会自己做冰棍。我儿时后排房子居住的1964年高中毕业后来疆支边的上海知青沈老师家里有一台老式冰柜,晚上大人们空闲下来,会用红糖化了开水,先让它凉下来,然后再将它放进冰柜里做成冰块。每逢彼时,就像过节似的,大伙儿围坐在一起,乘凉、聊天,吃着自制的冰棍,伴着树上的蝉声和徐徐的晚风,那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


今年夏天,沈老师一家在进疆50周年之际来到团场,他说在新疆放过羊、种过地、当过教师,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这里,在上海常常想起团场的人和事。说到晚上一边吃冰棍一边纳凉的场景时,我看到沈老师眼睛里有泪水涌动。


现在,那些在自行车上卖冰棍儿的人再也找不见了,那种冰棍儿也早已被用料繁多、包装精美的各式冷饮所代替,渐已消失在岁月的风尘之中。但儿时的冰棍,仍是我内心深处永远不化的甜蜜记忆。


833303新疆精河县第五师八十三团


兵团文联签约作家   陈泽刚


Chenzogang1@163.com 15199628292 0909-5222159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