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首页 > 资讯 > 要闻 > 【建军90周年】 世代护边 赤诚忠心献边防

【建军90周年】 世代护边 赤诚忠心献边防

——记“全国爱国拥军模范”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

2017-8-2 18:20来自: 天山网原创

完成巡边工作的同时,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还会给牧民讲解惠民政策。(图片由乌恰县双拥办提供。)

天山网讯(记者庞雪芳 通讯员黄波 徐俊 刘训亭 张铭报道)有一条路,不同寻常。它是一条35公里的边境线,戈壁荒滩,人迹罕至。

有一个人,十一年如一日。趟过冰河,翻越山岭。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在这条平均海拔3500多米的边境线上,来来回回,不分昼夜。

这个人就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边防支队乌恰县膘尔托阔依边防派出所护边员——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今年36岁,来自乌恰县膘尔托阔依乡塔克拉克村。

“膘尔托阔依”在柯尔克孜语意为“野狼出没的森林”。生活在这里的柯尔克孜族,除了世代放牧,他们还有一个神圣的使命,那就是守护边防。

大马的脚印小马踩着走

塔克拉克村的很多牧民的家庭成员都是世代护边员。

“我的爸爸就是护边员,后来爸爸带着我哥哥、哥哥又带着我。”7月31日,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说。

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的父亲阿不都热合曼·尼亚孜,从1975年开始就为边防官兵做向导,是一名老护边员。随着阿不都热合曼·尼亚孜年事已高,他的大儿子普尔那扎尔·阿不都热合曼主动接过父亲的马鞭,当上了护边员,走上了巡边路。也就是从那时起,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经常会跟着哥哥一起巡边。

直到2006年,哥哥得了重病。临终前,还嘱咐弟弟说:“我们柯尔克孜族有一句方言‘大马的脚印小马踩着走’,以后巡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从此,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正式成为这条35公里长的边境线上的巡边人。

2010年春节刚过,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和邻居一起带着羊群,前往玛西克山口巡边。初春的帕米尔高原,依然寒风刺骨。一连几场大雪,将山峦层层覆盖。巡边路越走越远,大家携带的草料、玉米所剩无几。得知这一消息后,老父亲阿不都热合曼·尼亚孜再也坐不住了,租了一辆车,装满玉米草料就往山里送补给。谁知刚见到儿子,山里就下起了大雪。

“这条路我熟,我要带着儿子一起走。”阿不都热合曼·尼亚孜说。

黑夜降临,雪越下越大。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让父亲跟在后面,自己在前面探路。谁知,经过一个山口时,父亲脚下一个趔趄,仰天朝山下滚去。幸运的是,父亲牵着骆驼的缰绳,虽然缰绳把他的拇指指甲盖勒断了,但总算是有惊无险。

“巡边路有多难走我最清楚,但我也知道,这条马鞭只有交给儿子,我才能放心。”阿不都热合曼·尼亚孜说。

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接过父辈的马鞭,走上巡边路,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在了妻子对谢汗·阿不来提肩上。

刚开始,妻子有些想不通。每当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巡边回来,对谢汗·阿不来提总会抱怨:“护边员一个月就那么些补贴,你走了,我在家里实在忙不过来,要不你就别干了!”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却说:“我当护边员不是为了补贴,我们有责任守好脚下的这片土地!”

昭昭功绩 雪山可证

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负责的巡边路段,人迹罕至,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还要过2条季节性河流,翻越12个冰雪无常的封岭沟谷。

“帕米尔高原就是这样,天气说变就变,前一秒是晴天,下一秒可能下暴雨。”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说。

2013年8月,帕米尔高原连降暴雨。雨还没完全停下来,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便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带着巡逻物资进山了。摩托车在泞泥的山路上飞驰,通过一道季节河滚水坝时,忽然山上几声巨响,他抬头一看,山洪爆发了!他下意识地轰了几下油门,结果还是连人带车被洪水冲了几米远。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在泥浆里连滚带爬,呛了几口泥水,才抱住了河中间的一块巨石。

等到晚上洪水慢慢退后,在路过牧民的帮助下,他才把摩托车从河沟里拖了上来。

那天,满身泥浆的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一进家门,就看到妻子满是泪花的脸。

“叫你别去,你非去,你要被洪水冲走了,我和孩子们怎么办呀?”

“越是这样的天气,越容易出事情,越要提高警惕,不走一趟我不放心啊!”

日复一日地坚守是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的任务所需,也是形势所迫。

2012年8月的一天,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和几个护边员巡逻时,发现四个骑摩托车的可疑人员。敏锐性极强的他便上前询问,突然其中一人突然从怀里拔出长刀,向他刺了过来。来不及躲闪的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左臂挨了一刀,鲜血瞬间冒了出来。顾不上疼痛,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和另外几名护边员冲上去和暴徒搏斗。

狡猾的暴徒弃车向山里逃窜,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立刻骑马寻找有手机信号的地方,给边防派出所报警。简单处理了伤口后,他和其他护边员又给官兵带路,连夜将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这条巡边路走了11年,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累计巡边3万余公里。先后协助边防派出所抓获、堵截暴恐分子4人,查获2起7人深入边境辖区流窜的盗窃案,劝返无证抵边作业人员208名。

“我脚下的这条边境线,绝对不允许有坏人存在。”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说。

军民一家 共克时艰

“冬日的阳光是金子,边防官兵是亲人”。从小到大,除了家人、乡亲,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接触最多的就是边防官兵。从年幼时和父亲一起巡边的“兵大哥”,到现在看着一批批入伍的“兵弟弟”,和他打过交道的每一名战士,都跟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膘尔托阔依边防派出所外勤干事库尔班·吾布力就是其中之一,2009年起,库尔班·吾布力就经常与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一起入户走访、巡逻。

2011年8月的一天深夜,库尔班·吾布力接到上级命令带领几名战士紧急执行清山行动。部队来不及准备食物便出发了。原本计划第二天下午返回,可中午时分接到可靠情报,要求官兵继续隐蔽潜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战士们饿坏了,只能刨起身旁的草根,放在嘴里咀嚼。此时,库尔班·吾布力忽然发现右边的山谷里有个东西在蠕动。

“有情况,准备战斗!”库尔班立即下达战斗口令,战士们迅速爬起来,选择有利地形趴在地上,上膛瞄准。目标越来越近,500米、300米、100米……

“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

顾不上说话的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立刻打开自己背着的袋子,里面装着满满的馕、酸奶疙瘩,还有一壶奶茶。

原来,一大早,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前往派出所待命。到了中午,见官兵还没有回来,知道他们没有带干粮,便跑回家,装上一袋子干粮和一壶奶茶,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好几个小时,又走了近40公里的山路,从山脚下爬到了潜伏点。

“在山里执行任务,没有干粮是撑不住的。这里我又比较熟悉,多走几步路的事情,重要的是兄弟们不要饿坏了肚子。”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说。

2014年7月,官兵按计划进山巡逻,安排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做向导。由于突遇暴雨,道路湿滑,下达坂时,外勤干事张洪宇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张洪宇的脚踝严重扭伤,疼得无法站立。可巡逻任务还没有完成,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对带队干部说:“你带战士们继续巡逻,把他交给我,我带他下山治疗。”说完,背上张洪宇转眼消失在山谷中。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站在这条巡边路上,我们一起守护祖国的平安!”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说。

一条巡边路,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走了11年。在祖国的最西端,在乌恰县425公里长的边境线上,还有3921名护边员守卫着帕米尔高原。在广袤的边境线上,一名护边员就是一名哨兵,一座毡房就是一座哨所,一个村落就是一座界碑。

加尔买买提·阿不都热合曼和边防官兵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图片由乌恰县双拥办提供。)

分享到:
责任编辑:信息发布04
已有 0 人参与

评论跟帖

(2007-2014)New Silkroad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客户服务 | 人才招聘| 信息管理 | 业务联系 | 有奖新闻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