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市场

新丝路首页 > 体验/城市 > 触摸圣城耶路撒冷

触摸圣城耶路撒冷

2016-2-14 12:16 来自: 丝路发现   阅读(14927)
分享到

来源:《丝路发现》杂志
文 / 王飞图 / 全景、CFP、昵图

圣城耶路撒冷全景


    在犹太经典《塔木德》中,上帝曾说“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它位于地中海东岸,是上帝垂怜之地,希伯来语中的“和平之城”,也是犹太人的故土,耶稣的受难地。同时它还是穆斯林的圣城,世界三大宗教汇聚的中心。在全球所有的城市里面,你找不到第二个如此神奇的地方。耶路撒冷经历了数千年的风雨尘埃,见证了世事的变迁,阅尽人间烟火,时至今日,它依旧是全球瞩目的中心。

    有一位英国作家曾说:耶路撒冷是世界上唯一由死人统治活人的城市。世界上不会有哪一座城市被赋予如此多的意义,承载着这么多的信仰。历史让耶路撒冷无法忘却,这里是世界一半人信仰的中心,是无数人魂牵梦萦的故乡。

正文:

    耶路撒冷位于巴勒斯坦中部,犹地亚山的四座山丘上,距今已有5000多年。在人类的历史中,从未有过哪个城市如此备受瞩目,并且充满争议。无数人来到这里寻求心灵的安宁与慰藉,无数人放下世俗与凡尘只为到这里清洗生命的原罪。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此居住,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这里共存,耶路撒冷承载着半个世界的信仰。

犹太人永远的精神家园

    在犹太人眼中,耶路撒冷是世界的中心,是上帝与亚当及其子孙的立约之地。三千年前,希伯来首领大卫王在这里建立了以色列王国,并将这里称作“耶路撒冷”,意为“和平之城”,从此,这座城市便成为犹太民族的历史与国家中心。《圣经•列王纪》上记载,大卫王的儿子所罗门即位后第四年,便在耶路撒冷大兴土木,花费十年时间在摩利亚山(即现在的圣殿山)上建造了气势恢宏的第一圣殿,并在殿内存放了约柜、诺亚方舟等圣物。然而辉煌并没有持续多久,耶路撒冷随后就在公元前586年被古巴比伦人攻占,所罗门圣殿被付之一炬,约4万名犹太人沦为“巴比伦之囚”,离开故土去修建巴比伦圣城,从此,犹太人开始了一段苦难的征程。

    多舛的命运,让犹太人比其他任何民族都渴望返回自己的故土,他们年复一年地不断重建这片土地,并修建了第二圣殿。但好景不长,罗马人的到来让他们厄运连连,圣殿被摧毁,数十万犹太人死于非命。据说,当罗马人焚烧圣城时,有六位天使从天而降,坐在圣殿的护墙上哭泣,泪水渗入墙壁石缝中,竟让这段墙更加坚固起来,历经千百年依然屹立不倒。

    罗马人高压的统治终于引发了大规模的起义,为了镇压反抗,罗马皇帝耗时3年,屠杀了近58万名犹太人,并强迫存活下来的人永远离开以色列,离开耶路撒冷。直到拜占庭帝国时期,他们才可以在每年安息日时获得一次重归故里的机会。千百年来,从世界各地赶来的犹太人都会在当年圣殿的护墙边追忆失去的家园,面壁而泣,这段断壁也从而有了一个让人心碎的名字——哭墙。

一位虔诚的犹太人在哭墙前祷告

    尽管时至今日耶路撒冷依旧战火不断,但哭墙却屹立了千年,像是在告诉犹太人,耶和华并没有抛弃耶路撒冷,上帝依旧守护着这个充满坚定信仰的民族。在今天,这面长约52米,高19米,由27层巨石砌成的哭墙,每年都会收到从全球各地寄出的祈祷信件与字条,这些愿望将巨大的墙面缝隙塞得满满当当,祈盼上天能够从这个“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收获他们的心愿。每当安息日、逾越节、新年和赎罪日之时,犹太人就会在哭墙下聚集,忏悔祷告。正统的犹太教家庭会来此祈祷,13岁的男孩还会在哭墙前举行成人礼。


    哭墙又称作西墙、“叹息之壁”,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内,圣殿山山下西侧。这是环绕第二圣殿庭院的古城墙的残存部分。哭墙分为男女祈祷区,男左女右,男士进入哭墙,必须戴帽。 



    当你行走在哭墙之下,总会看见许多黑帽长鬓发的虔诚犹太信徒手持圣经,晃动身体,朗诵着赞美诗。对于这个历尽沧桑的民族来说,这面残缺的石墙就是他们整个民族的所有记忆与寄托,是流落在世界各地犹太人心中守护的圣地。耶路撒冷是他们魂牵梦萦的故土,是上帝的应许之地,“明年再来到耶路撒冷”仍是逾越节结束时每个犹太人祷告的最后一句话。


耶稣的受难之地

    如果想要欣赏到耶路撒冷的城市全景,最好在黄昏时分登上位于城市东部的橄榄山。登山西眺,远处的新城与近处的旧城和圣殿山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在犹太经典中,预言世界末日来临之时弥赛亚将在橄榄山出现,这里的山坡便成了犹太人最神圣的地点。但是在基督教看来,这里更是耶稣生活、布道的地方。据《圣经》记载,耶稣不仅很长时间都在这里布道,并且也是在这里被罗马兵丁驱使着从橄榄山一路前往耶路撒冷,再被钉上十字架,因此这里也成了基督教的圣地。

    《圣经》的《新约•启示录》中说:人间的耶路撒冷最终将变成天堂。上帝之子耶稣来到耶路撒冷,他广收门徒传播新教义,遭到了罗马帝国统治者和犹太教上层的反对与打击。在门徒犹大的出卖下,耶稣在耶路撒冷橄榄山脚的客西马尼园被捕,沿着苦伤道一步步艰难走向西北部的刑场。这条当初耶稣受难的“苦路”,如今在每个周五,都会有各基督教会的教士们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唱着圣歌,沿着鹅卵石的小径重走一番。

    两千多年过去,在苦伤道的尽头,当年矗立着十字架的洞口,无数教徒膜拜亲吻着安放耶稣遗体的膏油石,这里是全世界基督教徒们朝圣的第一圣地——圣墓教堂。根据《圣经》记载,耶稣死后三天复活,四十日后升天。在公元4世纪,君士坦丁大帝统治的东罗马帝国已经完全接受了基督教,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海伦娜甚至巡游至耶路撒冷,下令在耶稣蒙难和埋葬处修建了这座罗马式的长方形教堂。尽管后来这里曾被埃及人摧毁,但虔诚的基督教徒们经过多次重建,让它又保存了下来。

    圣墓教堂:耶稣在这里被钉在十字架上流尽最后一滴血,作为基督教圣地的圣墓堂,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教徒们来这里虔诚膜拜。



聆听真主安拉的祝福

    来到耶路撒冷,无论从哪个角度远眺,都能见到一座覆盖着璀璨黄金的穹顶建筑,它雄伟而炫目的巨大金顶,无论清晨还是黄昏,在蓝天映衬下都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这就是耶路撒冷最为炫丽的建筑之一——圆顶清真寺。每天清晨,太阳尚未升起时,清真寺宣礼塔上的扩音器便会播放出高亢悠扬的唤拜声,城中的穆斯林们从一条条小巷里涌出,四面八方汇入寺内,弯身跪倒、前额触地,进行每天必修的晨拜。

    金碧辉煌的圆顶清真寺(即萨赫莱清真寺)是耶路撒冷城最美丽的象征,顶部的金箔与四周华丽的马赛克装饰,让整座清真寺在阳光照射下金光灿灿、辉煌无比。


    公元七世纪初,伊斯兰教先知穆罕穆德在梦中被天使加百列唤醒,骑乘着一匹面如美女的天马,从麦加来到耶路撒冷。在这里,他踏在圣石之上,升入天堂,获得真主的天启。由于这一段“夜行登霄”的传说,耶路撒冷也因此成为伊斯兰教中仅次于麦加、麦地那的第三大圣地。公元636年,阿拉伯哈里发欧麦尔攻占耶路撒冷,确立了伊斯兰教的统治。到了公元691年,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阿卜杜•麦立克在当时所罗门圣殿曾经矗立的地方,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之上修建了金碧辉煌的圆顶清真寺——萨赫莱。这座精美的伊斯兰经典寺院,最外面是一层八角形的、由石块砌成的墙体,花瓷砖贴面,上面镶嵌有穆罕穆德夜行登霄时留下的《古兰经》经文。高54米,直径24米的半球形穹顶,曾在1994年被约旦国王侯赛因覆盖上24公斤的纯金箔。巨大的圣石放置在大殿中央,接受着世界各地信徒的膜拜。

    圣殿山南段,与萨赫莱清真寺遥相呼应的还有一座青顶的清真寺,被称为阿克萨清真寺。“阿克萨”的阿拉伯语译为“极远”,因此这里又被称为远寺,这是伊斯兰教的第三大圣寺。《古兰经》中记载,先知穆罕穆德登霄之时,拴住天马的“飞马墙”就在寺内,这里一度被定为穆斯林礼拜的朝向。这座公元705年修建的寺庙高大宏伟,49根大理石方柱擎撑住屋顶,大殿可容纳5000人礼拜。在公元11世纪初增加了具有伊斯兰特色的大圆顶,高耸于蓝天碧空,青色的圆顶与金色的萨赫莱清真寺交相辉映。

和平之城的美丽与哀愁

    历经数千年的风雨,耶路撒冷作为“和平之城”却是在战火中一路走过来的。三大宗教汇集,不可避免的思想分歧让它从建成以来37次被征服,数次的毁灭让它不断被重建,以父之名的所谓圣战从未停歇。这块原本流着“奶与蜜”的地方,实际上弥漫着“血与泪”。数千年后,流浪许久的犹太人渴望再次回到这片故土,于是两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建国,圣城重回犹太人手中。但历经千年的变换,这片土地不再是犹太人的专属,宗教分歧演变为国家的仇恨,巴以冲突历经半个世纪仍在持续,这座圣城未来将何去何从?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
尽管冲突不可避免,但历史留给这座圣城的除了战火,更多的是包容,汇聚了三大宗教的文化,时间在这里仿佛凝固。在米黄色的地中海色调中,古老的耶路撒冷静静看着人们来来去去,数千年来,东方与西方文明集中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共同居住,平淡而低调地生活着。

    城区中的犹太人街区,现代建筑俯视着古迹遗址,每到周末还是会进行交通管制,避免车辆影响到他们的清修,但他们也会去热闹的阿拉伯市场采购物品。清晨到日暮,古城区里熙熙攘攘的人流经过摊贩店铺,这里有手捧《古兰经》的穆斯林,也有头戴小帽的犹太人,有拿着圣经喃喃祈祷的基督徒,也不乏裙摆摇曳的时髦女郎。大家繁忙而轻松,嘈杂拥挤的人潮让这座古城生机勃勃。

现代化的耶路撒冷街道

     街边的咖啡馆里,人们悠闲地喝着黑咖啡,街头艺术家们描摹着街道与游客,这里也有剧院能够看到最新的电影。耶稣受难之路的沿途遍布着贩卖纪念品与特产的商铺,各式果蔬、各色香料与宗教物品应有尽有。各大教派的礼拜堂挤满了世界各地前来拜谒的信徒,他们也许信仰并不相同,但每个人都在圣城里享受着众神的眷顾,感受着信仰带来的力量。这样的平静与安宁,仿佛千年的时光与外界的纷扰都已停滞,平凡中的耶路撒冷就在这里每天上演。



    有一位英国作家曾说:耶路撒冷是世界上唯一由死人统治活人的城市。世界上不会有哪一座城市被赋予如此多的意义,承载着这么多的信仰。历史让耶路撒冷无法忘却,这里是世界一半人信仰的中心,是无数人魂牵梦萦的故乡。一块块古老青砖堆砌的建筑是耶路撒冷的记忆,它将不同的时空联系在一起,让这座多样化的城市在时代的推动下,延续着最为纯粹的虔诚与信仰。

责任编辑:新丝路

最新活动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新鲜游记

    (2007-2014)New Silkroad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客户服务 | 人才招聘| 信息管理 | 业务联系 | 有奖新闻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返回顶部